天璟医疗用品(深圳)有限公司.
中医调理专家
专注健康产业

“针魂”姜兴鹏和他的天灸神器

浏览数:438

“针魂”姜兴鹏和他的天灸神器

“62岁-122岁一甲子,我要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去感悟人体与宇宙洪荒;123岁出山,把感悟的成果回馈社会,再工作30年后驾鹤西去……这是我退休后的两段时间规划。”说这话的姜兴鹏并不是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或许他会受到世俗习惯性的质疑,但当你听到每一个试用天灸罐,受益于无创痛针灸疗法缓解病痛的病人交口称赞,你可能会忍不住想亲身体验。


  可以肯定,天灸罐你值得一试,正如你值得走近有着“神医”、“针魂”等光环的姜兴鹏……


苦其心志的人生命题


  泱泱华夏数千年的历史传承,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神奇的文化瑰宝,有些甚至至今也没有科学可以准确诠释,比如经络,又比如针灸。


  不管是“砭而刺之”的针法,还是“热而熨之”的灸法;不管是古时扁鹊、华佗用针灸让人“起死回生”,还是现代中医将针灸用于治病、保健、长寿甚至美容、戒烟等用途,先后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中医针灸,始终如同一个神秘国度般的存在,甚至连针灸中最基本的人体经络穴位到底是什么,目前科学都无法准确解释,尽管有说胶原纤维的,有说神经的,有说血管淋巴的,有说神经体液调节机制的,还有说生物场能量流的……


  这些都不是,又或者都是,至少在姜兴鹏看来,中医针灸这个神秘国度还有无限多宝藏有待深入开采。而要说起当初闯入这个神秘国度,既可以说是因为久病成医,也可以说一切冥冥中注定。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上世纪80年代,正读中学的姜兴鹏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受社会物质相对匮乏影响体弱多病,更不幸的是,他患上了慢性肾炎、低血压、贫血等系列疾病。不能吃食盐,也不能剧烈运动,姜兴鹏的青春期甚至整个人生都无比沉重起来——


  或许就是在这难堪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人生命题中,姜兴鹏无意中闯入了一个神秘国度:有一天,他在老房里发现一本很陈旧的关于练气功的书,感到好奇的同时,自幼好学的他也潜心开始琢磨起书中的知识,就在每天的学习与实践中,再加上后来系统练习“鹤翔桩”气功,逐渐地,他身上的病症越来越轻,最后身体竟然神奇地得到了康复。


  为什么看似不出奇的练气功能达到这样效果?其根源又是什么呢?在随后的日子里,姜兴鹏深深迷恋上了经络穴位,进而对传统中医神奇的针灸产生了浓厚兴趣,以至于到高考填报志愿时,整张志愿表全部填的是医学院校。而他心头的最清晰目标,就是周恩来总理亲切关怀下于1956年成立的成都中医学院(现成都中医药大学)针灸系。


  高考的如愿以偿再加上身体的康复,让这个冥冥中注定与针灸结下不解之缘的年轻人,正式闯入了中医针灸这个拥有数千年文化传承的神秘国度。


“神医”百炼才能成“神”

1990年8月,圆满完成针灸专业学历的姜兴鹏以优异的成绩,分配到当时的万县市中医院骨科工作。尽管针灸科到1998年才成立,但期间他对针灸的热爱和钻研丝毫不影响,尤其是他对工作的热情和投入深受赞誉。


  其实,姜兴鹏一直习惯比别人投入和付出得更多。在大学期间,他就常常利用课余时间不顾风雨到病人家中免费治疗,积累了大量临床经验;正式工作后,他优秀的业务能力和工作作风,也赢得了病人和同事们的纷纷好评,1996年就晋升为康复科主治医师。在系统进修学习醒脑开窍系列针刺法治疗中风等疾病后,他向医院提出建立以治疗中风及骨病为主的针灸科,并提交了五年发展方案。1998年,万州市中医院针灸科正式成立,担任科室主任的姜兴鹏向梦想中的神秘国度发起了全力冲击。


  “探索者往往是孤独的!”谦逊的姜兴鹏却没有说另一句话:成功者也往往是孤独的。事实上,一开始姜兴鹏是真正孤独的,名为针灸科,实际上就他一个人,又当主任又当小兵。在针灸科起步的艰难中,姜兴鹏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无节假休息日,一切为病人着想,在他的治疗下,无数的中风偏瘫及骨关节炎病人恢复了健康,并在自己短短的临床实践中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一次出差乘火车,得知一位病人突发性下肾结石急性发作,腹部疼痛难忍,在吃药无效,群医束手无策时,姜兴鹏热心地上前尝试针灸处理。结果不到2分钟,病人的疼痛就消失了,神奇的针灸功效让围观人群瞬间爆发惊呼一片。于是,接下来姜兴鹏成了众人眼中的“神医”,甚至连列车员、餐车厨师,包括列车长,都来寻求针灸解决些日常病痛。一趟普普通通的火车旅程成为一趟“针灸专列”,这样的经历对姜兴鹏来说很寻常。


  姜兴鹏被更多人盛赞为“神医”,是治疗好“植物人”病例开始:云阳一位脑血管瘤病人,手术失败后成为“植物人”,绝望中家人慕名找到了姜兴鹏,在全面了解病情后,他制定了看似简单的以醒脑开窍针刺法为主配合全身按摩的治疗方案。半个月治疗后,病人不但渐渐有了知觉,还能说出吃、要等简单的词汇;不到两个月意识就比较清醒,语言较流利,左侧肢体活动自如,当她断断续续地唱完“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时候,这位被专家判为的“植物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神医”之名不胫而走,但姜兴鹏看来,百炼成钢,神医也是百炼成“神”。


  然而,正是不辞辛劳百炼针灸工作,命运又再次和他开了个玩笑——在常年超负荷的工作中,由于经常不能按时下班,以至饥饱不匀造成胃脘疼痛、纳差,他的体重从110斤下降至92斤,经检查诊断为胃下垂及慢性胃炎。


   行大义与苦心志


  行大义不拘小礼,承大任长立大志。在姜兴鹏看来,积劳成疾是冥冥之中上天又在以“劳其筋骨”的方式,对他在针灸这个神秘国度的前行和突破进行指引。


  面对身边熟人对自己身体状况的关切和期望,姜兴鹏的工作一如既往毫不放松,不仅如此,他还针对和自己一样的慢性胃肠病患者,抽空研究起的诊治和针灸解决方案。这是个一度让他陷入深思的问题:药物治疗花费大、时间长且有一定的副作用,针灸治疗虽立竿见影,但慢性病需长期针灸,不仅痛苦也不方便,如何是好?


  一次,姜兴鹏无意听一病人说她的萎缩性胃炎,吃了不少中西药还是不好,后来在农村老医生那里埋了一次线,不仅胃不痛了,吃饭也香了。他顿时眼前一亮:埋线也是针灸疗法的一种,每月才一次,比每天针灸省事多了,如果有这么好的效果就应该是慢性病首选的治疗方法。  


  在大量查阅和研究了“实用穴位埋线疗法”等资料后,更让姜兴鹏笃定了埋线疗法的针灸拓展研究方向。但很快,他的研究遇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通常,西药新药(疗法)是通过严格的动物实验后才开始在病人身上试用(临床试验),而传统中医却没有临床试验——那就得学“神农尝百草”,先通过在自己身上反复试验,然后再应用于临床!


  多年来对中医针灸的执着和投入,拿自身做试验再寻常不过了,大学上实验针灸学时,他就自告奋勇第一个让老师在自己身上示范,结果因为示范的刺激量大晕针了……这次研究埋线疗法的试验,姜兴鹏在自己身上的试验埋线,一做就是断断续续续20多次,一点点摸索改进,效果也不错,他的体重慢慢又恢复到110斤。


  埋线疗法虽然效果好,但姜兴鹏开展埋线治疗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其中一个大问题,就是仅自身埋线试验,样本采集相对单一可研究面窄。于是,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在亲人身上做试验——这无疑是个远远超越常人的决定,姜兴鹏做出这样决定,内心的纠结和所受的煎熬可想而知。


  前前后后,姜兴鹏的埋线试验对象从妻子、女儿,到岳母、岳父,甚至连侄儿、外婆都没“放过”,试验的病症涵盖便秘、感冒、慢支炎、冠心病、高血压、失眠、中风后遗症、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等。“期间也出现过一些让人备受磨难的状况,尤其是当初给4岁的女儿埋线试验中,出现局部硬结甚至红肿化脓,看着活泼的女儿疼痛难忍的样子,我心里比刀割还难受。”


  通过如此近乎“残忍”的试验,针对被称为“慢性病及疑难病的克星”的埋线疗法,姜兴鹏总结出了不同部位、不同穴位、不同年龄埋线的注意事项及效果,先后申报了“新法穴位埋线治疗胃脘痛”、“青少年穴位埋线健身增高临床疗效观察”等多项科研项目,并苦尽甘来,获得了多项本院、区县及市里颁发的科技进步奖……


  力量源于创新、源于胸怀天下为已任


  “女儿在埋线治疗时疼痛的样子,时常浮现在我眼前,让我感觉到有一种力量在鞭策着我——医者的愿望,不仅仅是把病治好,更多的是希望治疗时的无创痛及大家少生病。”一个源于内心深处的淳朴愿望,因为胸怀天下,就往往蕴藏着不可估量的能量,正是在这种力量的推动下,姜兴鹏在有了一个全新的灵感。


  2010年的一天,姜兴鹏看到一篇关于“患者针灸疗法接受度调查”的论文,让姜兴鹏深有同感。调查显示:只有8%的患者曾接受针灸疗法,42%表示不会选择针灸疗法;不愿接受的最主要因素是——针灸被认为是特殊治疗方式。


  因为神秘和特殊,加上畏惧针刺的心理,即使接受针灸的患者也多表现为被动,这也是姜兴鹏多年来的深刻体会。但仅仅因为未知,而错过了针灸可能创造的疗效,这显然让传承数千年的针灸和研究针灸的姜兴鹏等学者非常“尴尬”。那么,有没有途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进而让针灸在新时代真正发扬光大呢?


  循着这样的问题,一直被誉为现代“针魂”的姜兴鹏思路一点点清晰起来。无数个近似“走火入魔”的夜晚后,通过隐形针灸和三伏天天灸疗法的深入应用,克服隐形针灸和天灸疗法不足的新的工具——天灸罐,应运而生。


  这无疑是一个让传统中医针灸,在现代焕发出全新生命力的划时代发明!


  已经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中医针灸,包括针刺和灸疗二类方法,由于针刺只能在医院使用,因此灸疗就是走向普通大众的突破方向。由于灸疗包括艾灸和天灸等主要方法,姜兴鹏和他的研究团队经过大量研究论证,放弃了操作不便、外行取穴难、烟雾大,而且费时的艾灸,把借助药物对穴位的刺激来激发经络气血的天灸疗法,作为的课题方向。实践中,在充分的理论论证后,姜兴鹏和他的团队集体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又经过1年半时间的自费研究,经过数十次原材料采购及产品反复试验了20多次。2014年7月,他们正式申请了天灸罐专利再之后,从试制第一批天灸罐开始,先后不断改进最终试制的天灸罐数量超过了4万多个……


   有志者事竟成,最终定型的天灸罐。历经数万个患者临床试验反馈疗效奇好,天灸罐顺利通过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细胞毒副试验及皮肤毒副试验的检测,获得了1类医疗器械许可证。


  尤其是在“第十二届重庆市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暨第八届中国国际军民两用技术博览会”的亮相,共接待参观者接近1千人,其中有近500人亲身体会了天灸罐“无创痛针灸疗法”效果,是高交会人气最旺的展位之一。天灸罐系列产品由此引发行业内一片惊呼……


  姜兴鹏的针灸神器横空出世,真正建立起中医针灸普及、让百姓懂得中医针灸的精髓,开启了一个中医药的继续传承新时代!


  姜兴鹏教授慎重选择了与有同样理念的寿欣健合作。我们渴望着、期盼着姜兴鹏的创新成果能源源不断地为人民大众带来福音!带来希望!


深圳市天璟医疗用品(深圳)有限公司
电话:0755-89303230   邮箱:ejucomes@163.com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横岗街道红棉三路242号金圣涛工业园3栋5楼

天璟医疗用品(深圳)有限公司